廣寧法院三年累計執行標的超11億元!“基本解決執行難”取得新成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從事執行工作10多年,一天收到7面錦旗,對我來說還真是頭一遭!”不久前,同一天里有6名申請執行人及2名被執行人先后來到廣寧法院送上錦旗,表達對該院執行工作的由衷感謝。當天下午,和筆者一同前往被執行人家時,該院執行局局長周其文高興地說。

“從事執行工作10多年,一天收到7面錦旗,對我來說還真是頭一遭!”不久前,同一天里有6名申請執行人及2名被執行人先后來到廣寧法院送上錦旗,表達對該院執行工作的由衷感謝。當天下午,和筆者一同前往被執行人家時,該院執行局局長周其文高興地說。

你知道嗎?三年來,廣寧法院執結1938件執行案件,累計執行標的11.313億元……

南方日報刊發了這篇《三年累計執行標的超11億元》文章,報道了廣寧法院推動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取得的新成效!

▽▽▽

近日,經過近3年的努力,廣寧法院成功執結了一批均為相同被執行人、涉案債權總額達1.2億元的借貸糾紛系列案,為30件執行案的債權人追回了超億元的歷史欠款。廣寧法院主管執行的副院長廖鏡雄說,這是自2016年全國法院統一開展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以來,該院解決執行標的數額最大、一次性執結案件數量最多的一次執行。

“要不是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我們其實很難知道劉老板(該案被執行人)有沒有把資產賣掉,賣了多少錢等信息。在法院的介入下,沒想到這么快就拿到了欠款。”該案一名申請執行人周先生說。

數據顯示,2016年至今,廣寧法院推動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取得了新成效,共執結執行案件1938件,累計執行標的11.313億元,有效維護當事人的勝訴權益。

取得如此成績的背后,廣寧法院到底有什么“秘訣”?讓我們從這批涉案債權總額達1.2億元的借貸糾紛系列案中一探究竟~

兩家公司經營不善

債權人要求償債1.2億

20世紀90年代初,當地人劉洪華創辦了廣寧縣長榮竹木工藝制品有限公司(下稱“長榮公司”),該公司很快成為當地竹木制品行業龍頭企業。后來,他又成立天康竹生物食品有限公司(下稱“天康公司”),主要研制青竹食品類制品。

最風光的時候,劉洪華的企業是當地重要經濟支柱,也曾經為當地竹業經濟發展作出過突出貢獻。劉洪華向記者坦承,2007年以前,公司經營狀況非常好,從未對外舉債。

后來,由于長榮公司的產品未能跟進市場更新的步伐,而天康公司的主要產品青竹飲料也未能打開市場,導致公司資金鏈斷裂,公司經營陷于停頓。2015年起,債權人陸續向法院起訴了長榮、天康公司和劉洪華,要求其清償到期債務。

廖鏡雄說,法院宣判后,長榮、天康公司及劉洪華均無履行法院判決規定的償還債務義務,債權人便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經法院統計,涉案債權人共有30家(其中金融機構6家、企業1家,個人27名),涉案債權總額達1.2億元。

“我們調查還發現,上述1.2億涉案債權中,27名個人債權人主張的債權,本金加利息累計達5000多萬,多的借了劉洪華幾百萬,少的也有幾十萬,他們不時過來法院詢問案件進度,給我們帶來無形的辦案壓力。”周其文說。

多位債權人表示,雖然兩家公司經營不善,但劉洪華對還款的態度一直很積極,承諾一定會還款,但眼看他的企業瀕臨破產,各方對于能否順利拿回錢,心里其實也沒底。

涉案資產評估價僅6000萬

無法滿足清償債權要求

廣寧法院在執行中調查發現,被執行人可供執行的財產主要有屬于長榮、天康公司所有的100畝工業用地及其上蓋廠房、宿舍等2萬平方米建筑,兩套機械設備。

“對上述財產,我們委托評估機構進行了初步估價,得出的結論是,土地廠房估價5300萬元,機械設備估價800萬元,其估值遠無法滿足清償債權的要求。”廖鏡雄說,“金融機構那些有抵押權的優先債權都不夠給。”

為使可供執行的財產得到有效變現,法院積極與縣企業服務中心、招商引資部門對接,了解上述財產是否有潛在買家。而根據這些部門的反饋,上述可供執行的財產中除土地使用權外,其生產設備和廠房均難以找到買家。

為保障各方知情權,增加其對法院工作的信任和支持,法院多次召開債權人會議,將相關情況通報給各方當事人。會上,各債權人心事重重。金融機構擔心國有資產流失,個人債主擔心收不回債權而情緒激動,身為被執行人的劉洪華更是憂心忡忡,怕賣光了所有財產依然還欠著一屁股債。

法院在深入了解和充分聽取、綜合各方的意見建議后認為,如果依照執行程序,機械地走評估拍賣程序去處理被執行人可供執行財產,并不能實現案結事了,反而會導致增加社會不穩定因素。

于是,法院在征得債權人及債務人雙方同意之后提出,為了提高可供執行財產的變現率及成交價,雙方都可通過自已的朋友圈,繼續尋找潛在買家。“要想做案結事了,必須最大限度讓可供執行財產增值,這是該案順利執結的最佳方案。”周其文說。

新不能光靠法院唱“獨角戲”,

解決執行難還需多方合力

后來,該院院長黎朝暉在參加縣的會議中獲悉,長榮、天康公司所在地被列入了縣城新城商住區的規劃范圍。他敏銳地意識到,長榮、天康公司所在地靠近高鐵及二廣高速廣寧出口,發展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如果兩家公司的土地使用權能從工業用地改為商住用地,將會大大提高處理價值。他馬上要求執行局從這方面入手,向縣住建規劃部門了解土地轉功能的可能性。

“在得到相關部門可以依法辦理轉功能報批手續的答復后,我們將情況及時告知了債權、債務人,要求他們發掘潛在買家,同時也向縣企業服務中心通報,希望其向我們推薦意向人。”周其文說。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有來自佛山、深圳與澳門的三家意向人分別表達了購買意愿,但又因土地的功能等問題存在著疑慮,深圳、澳門兩家意向人又先后退出,只有來自佛山某地產公司體現了最大的誠意,多次應法院邀請來到廣寧進行協商。

法院向縣委、縣政府匯報了法院的執行設想,特別就此土地變現問題爭取得到了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支持。相關縣領導多次召集國土、住建、規劃、法制等部門召開協調會,專門研究了涉案土地的轉功能問題,并最終形成了政府文件,同意涉案土地轉功能。廣寧縣委常委陳茂輝表示,今年是“基本解決執行難”決勝之年,縣委、縣政府全力支持人民法院的執行工作,發揮執行聯動機制作用,堅決打贏“基本解決執行難”攻堅戰,維護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

法院多次協調助順利執結

錢款已及時發放給債權人

今年9月,佛山某地產公司以1.05億元取得上述涉案土地的使用權和地上建筑物,比原來的評估價增加了4400萬元。

“變賣涉案相關所有資產后,其實還差1500萬的空缺。如果這個差額沒有解決,案件仍然結不了。所以我們也為此多次跟債權人做工作,權衡利弊,取得了他們的同意自愿放棄了部分利息。”周其文說,“他們很多人之前跟劉洪華是相識相交多年的老友,其實也有幫他一把的想法。”

“我是第一個自愿放棄部分利息的。對我來說,本金能全部拿回已經很不錯了,而且利息部分,此前劉老板其實也按期給我了幾年,中間斷了的利息這次也補回了部分。我個人來講并沒有什么損失,這個結果的取得真的不容易,感謝法院同志!”周先生說。

該案被執行人,今年70多歲的劉洪華事后多次感嘆,最艱難的時候他也曾經有過絕望,感到孤立無援,但通過此次法院依法、靈活、盡責的執行工作,讓他深刻體會到了人民法院真正為民著想的真誠,讓他又有了重生的希望。“雖然這次經營失利了,但我手上還有多項竹產品的發明專利,接下來還會東山再起!”他說。

不久前,佛山某地產公司將款項全額打進法院代管賬戶,法院及時將錢發放給了所有債權人。至此,案件順利執結。

此外,廣寧法院還加強與銀行、公安等部門信息共享,再出妙招!

可在線查詢被執行人

14類16項信息

走進廣寧法院執行指揮中心,法官正跟進一宗執行案件,通過信息化系統,后方人員可及時遙控指揮前方執行人員。足不出戶,法官還可通過中心內的執行司法查控系統,查詢被執行人銀行賬戶、車輛登記等信息……

廣寧法院開展集中強制執行行動

堅持黨委統一領導,是解決執行難的根本保證。廣寧法院院長黎朝暉說,縣委去年專門成立了縣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領導小組,成員來自18家縣直單位,形成了“黨委領導、政法委協調、人大監督、政府政協支持、法院主辦、部門配合、社會參與”的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大格局,并得到鞏固發展完善。

針對執行積案多“老大難”問題突出、新收執行案件增幅大的狀況,該院還采取長效治理與專項行動相結合的方式,一手抓清理積案,一手抓執結新案。黎朝暉說,該院2016年結收案比為100.3%、2017年為98.9%,今年至10月份為77.78%,上述數據表明,近兩年新收執行案件基本執結,避免形成新的積案。

信息化是破局解困,促進執行工作提質增效的必由之路。廣寧法院為此積極推進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建設,與銀行、公安、住建、市監等部門互聯互通、信息共享、業務協同,對被執行人在全國范圍內的存款、車輛、工商登記、證券等14類16項信息在線查詢,改變以往靠“登門臨柜”查人找物的傳統模式,大大提升了執行效率。

而在加大失信懲戒,敦促被執行人自動履行義務方面,該院還不斷加強與縣直有關部門對接協調,強化聯合懲戒力度,讓失信被執行人“一處失信、處處受限”。據悉,2016年至今,該院向社會公布曝光失信被執行人信息300人次,督促118名失信被執行人償還欠款500萬元。

接下來,肇慶法院將繼續以發起總攻的戰斗姿態,凝心聚力、奮勇爭先,堅決打贏決勝基本解決執行難戰役!

撰文|祁雷 胡志勤

資料來源 |南方日報、廣寧縣人民法院

標簽:廣寧新聞,廣寧,廣寧法院,執行標

精彩評論:

匿名發表

熱門文章HOT NEWS
用戶反饋
乐彩网17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