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城懷古|“五言律詩奠基人”之一,卻為端州寫了一篇賦!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沈佺期(約656-714),繼“初唐四杰”(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之后的著名詩人,被譽為“五言律詩奠基人”之一。與宋之問齊名,號稱“沈宋”。字云卿,相州內黃縣人。

被貶謫驩州的沈佺期

▲沈佺期

沈佺期(約656-714),繼“初唐四杰”(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之后的著名詩人,被譽為“五言律詩奠基人”之一。與宋之問齊名,號稱“沈宋”。字云卿,相州內黃縣人。上元二年(675),進士及第。授協律郎,任通事舍人。參與預修大型詩歌選集類書《三教珠英》,任考功員外郎,遷給事中。中宗李顯即位,因諂附武后則天曌的寵臣張易之,被貶謫流放驩州(今越南義安省附近)。

▲唐朝行政區劃

沈佺期被貶謫到嶺南地區,絕對是一場政治悲劇。對于個人來說,是一次痛苦的生命體驗;對于他的詩歌創作來說,則是一個藝術的拓展時期。這次貶謫使他對故鄉、妻兒、親友等的深沉懷念,以及在政治上遭受挫折后而萌發歲月易逝的感慨,絲絲縷縷,糅合交融,愈顯精彩。

在貶謫期間,沈佺期竭力用詩歌來描寫嶺南地區鮮明獨特的山山水水,抒發了多種情感,愈發顯得情真意切。而且,他的這些情感還擴大了詩歌的境界和表現力,更具有特殊的審美意義。

神龍元年(705)春,被貶謫的沈佺期從京城河南府洛陽縣出發,經湖北、湖南,取道于大庾嶺。他越過梅嶺,到達韶州(今廣東韶關市),寫下《嶺表逢寒食》詩,流露出對親人和故鄉的思念。詩云:

嶺外無寒食,春來不見餳。

洛陽新甲子,何日是清明。

花柳爭朝發,軒車滿路迎。

帝鄉遙可念,腸斷報親情。

▲西江流域(理睬攝)

西江,古稱“郁水”、“浪水”、“牂牁江”,珠江流域最大的水系。發源于云南省曲靖市烏蒙山余脈的馬雄山東麓,流經滇、黔、桂、粵,廣西壯族自治區梧州市至廣東省佛山市三水區思賢滘之間的河段稱為“西江”。與東江、北江交匯,集珠江三角洲諸河合稱“珠江”,在珠海市南屏鎮洪灣企人石的磨刀門注入南海。

沈佺期乘船溯西江入廣西,過容州北流縣,越“鬼門關”,寫下《入鬼門關》詩,描述了世人對鬼門關的畏懼與恐怖。詩云:

昔傳瘴江路,今到鬼門關。

土地無人老,流移幾客還。

自從別京洛,頹鬢與衰顏。

夕宿含沙里,晨行岡路間。

馬危千仞谷,舟險萬重灣。

問我投何地,西南盡百蠻。

輾轉一年多的時間,沈佺期才抵達貶謫之地——驩州。

沈佺期賦詩《初達驩州》,生動地描繪了親眼目睹的奇異景觀,借以抒發郁積于胸中的苦況。詩云:

流子一十八,命予偏不偶。

配遠天遂窮,到遲日最后。

水行儋耳國,陸行雕題藪。

魂魄游鬼門,骸骨遺鯨口。

夜則忍饑臥,朝則抱病走。

搔首向南荒,拭淚看北斗。

何年赦書來,重飲洛陽酒。

沈佺期在驩州期間,寫下《驩州南亭夜望》詩,記述了當時“望鄉”的真實情景,生動逼真,淋漓盡致。詩云:

昨夜南亭望,分明夢洛中。

室家誰道別,兒女案嘗同。

忽覺猶言是,沉思始悟空。

肝腸馀幾寸,拭淚坐春風。

▲杜審言像

杜審言(約645-708),唐代詩人。字必簡,襄州襄陽縣人。咸亨元年(670),進士及第。授汾州隰城縣(今山西汾陽市)縣尉,任河南府洛陽縣縣丞。圣歷元年(698),坐事貶謫為吉州(今江西吉安市)司戶參軍。任著作佐郎,遷膳部員外郎。

神龍元年(705)春,杜審言亦因諂附武則天的寵臣張易之,被貶謫流放嶺南地區。

杜審言起程先行,過大庾嶺,前往峰州(今越南富壽省越池市東南)。隨后,沈佺期亦過大庾嶺,前往驩州,寫下《遙同杜員外審言過嶺》詩。

沈佺期的《遙同杜員外審言過嶺》詩,寫得真摯動人,情景交融,哀而不怨,氣韻流暢。該詩語言精煉暢達,情感真摯,抑揚頓挫,清新活潑,是一首紀事述懷的佳作。詩云:

天長地闊嶺頭分,去國離家見白云。

洛浦風光何所似,崇山瘴癘不堪聞。

南浮漲海人何處,北望衡陽雁幾群。

兩地江山萬余里,何時重謁圣明君。

次年八月,沈佺期受召北歸,喜出望外,心情歡悅,寫下《喜赦》詩,抒發了自己的情懷。詩云:

去歲投荒客,今春肆眚歸。

律通幽谷暖,盆舉太陽輝。

喜氣迎冤氣,青衣報白衣。

還將合浦葉,俱向洛城飛。

沈佺期途經康州(今廣東德慶縣),游覽白鶴寺,心與境寂,道隨悟深,寫下《樂城白鶴寺》詩。詩云:

碧海開龍藏,青云起雁堂。

潮聲迎法鼓,雨氣濕天香。

樹接前山暗,溪承瀑水涼。

無言謫居遠,清凈得空王。

詩中所說“樂城”,是指今德慶縣悅城鎮,非指今高要市樂城鎮。《德慶州志·沿革表》云:“天寶元年,改樂城為‘悅城’。”

隨后,沈佺期途經端州,游覽了羚羊峽,拜謁了峽山寺。

▲羚羊峽(圖片來源于“星湖美美”)

羚羊峽,又稱“靈羊峽”、“零羊峽”,一名“端溪峽”、“高要峽”,位于端州州城東南部。在“西江小三峽”(三榕峽、大鼎峽、羚羊峽)中,它是最長、最雄偉、最壯觀、最秀美的一段峽谷,全長約8公里。兩岸風光秀麗,景色宜人,文化深厚,古跡眾多。一幅幅賞心悅目的藝術風景畫,吸引了無數的文人騷客、各方游子駐足此處,發出了感懷,吟出了詠嘆!

峽山寺,又稱“靈山寺”、“羚羊寺”、“羚山寺”,坐落在西江羚羊峽北岸的羚羊山。《肇慶市志》載:寺廟始建于南朝梁,“鼎湖山三十六招提”之一。寺廟周圍松竹秀茂,飛泉揚響,古藤纏徑,環境清幽。寺廟下面為渡口,過往的行人多有拜謁寺廟者。后來,寺廟毀于兵火,今已無存。

北宋文學家、地理學家樂史撰《太平寰宇記》云:“零羊峽,一名‘高要峽’,華翠之樹,四時蔥蒨。古有峽山寺,唐沈佺期《峽山寺賦》稱端溪廟景即此。”

沈佺期拜謁峽山寺,乘興寫下《峽山寺賦并序》,描寫了寺廟的香火鼎盛。賦云:

峽山寺者,名隸‘端州’。連山夾江,頗有奇石。飛泉回落,悉從梅、竹下。過渡口,至山頂,石道數層,齋房浴堂,渺在云漢。神龍二年夏六月,余投棄南裔,承恩北歸。結纜山隅,周謁精舍,為之賦焉。

峽山精舍,端溪妙境,中有紅泉,分飛碧嶺。若乃忍殿臨岸,禪堂枕江,桂葉薰戶,蓮花照窗。銀函獅子之座,金剎鳳凰之柱,野鹿矯而屢馴,山雞愛而頻舞。千層古龕,百仞明潭,幡燈夕透,杖缽朝涵。炎光失于攢樹,涼風生于高竹,仙人共天樂俱行,花雨與香云相遂。法侶徘徊,齋房宴開,心猿久去,怖鵠時來。

走何為者,竄身炎野。旋旆京師,維舟山下。稽首醫王,誓心無常。向何業而辭國,今何緣而赴鄉。豈往過而追受,將來愆而預殃。即撫躬而內究,幸無慝以自傷。心悟辱而知忍,跡系窮而辨方。嘉邇來之放逐,為吾生之津梁。

神龍三年(707),沈佺期任起居郎兼修文館直學士,后歷任中書舍人、太子少詹事。

南宋著名的詩人尤袤所撰《全唐詩話·卷一·上官昭容》,記載了一件事。云:

中宗正月晦日幸昆明池賦詩,群臣應制百馀篇。帳殿前結彩樓,命昭容選一篇為新翻御制曲。從臣悉集其下,須臾,紙落如飛,各認其名而懷之。既退,惟沈、宋二詩不下。移時,一紙飛墜,競取而觀,乃沈詩也。及聞其評曰:“二詩工力悉敵,沈詩落句云:‘微臣雕朽質,羞睹豫章才。’蓋詞氣已竭。宋詩云:‘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猶陡健豪舉。”沈乃伏,不敢復爭。宋之問詩曰:“春豫靈池近,滄波帳殿開。舟凌石鯨動,槎拂斗牛回。節晦蓂全落,春遲柳暗催。象溟看浴景,燒劫辯沉灰。鎬飲周文樂,汾歌漢武才。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

文中所說“中宗”,是指唐中宗李顯(656-710);所說“昭容”,是指上官婉兒(664-710),封為“昭容”,著名的才女,掌管宮中制誥多年,有“巾幗宰相”之名;所說“宋之問”(約656-712),字延清,名少連,著名的詩人,與沈佺期并稱“沈宋”。

文中所說“周文”,是指周文王姬昌(公元前1231-前1135),周王朝的奠基者;所說“漢武”,是指漢武帝劉徹(公元前156-前87),西漢王朝第七位皇帝,公元前141-前87年在位。

明代輯有《沈佺期集》十卷,今編有《沈佺期詩集》三卷。

注:本文摘自賈穗南著《宋城懷古》, 部分圖片源于網絡

標簽:人文肇慶,端州,沈佺期,初唐四杰,五言律詩奠基人

精彩評論:

匿名發表

熱門文章HOT NEWS
用戶反饋
乐彩网17500